民生问解员画出都市新区民乐图

今年以来,全省各级机关干部纷纷走进农村、社区、工厂、学校,“问政于民、问需于民、问计于民,解民忧、解民困、解民怨”,“三问三解”活动在三秦大地处处开花。

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在创新实践载体、深入实施“三问三解”活动上做出表率,在全省首创了“民生问解员”制度,把干部与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。今日起,本报推出“走进基层、问解民生”专栏,聚焦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的“民生问解员”,用真实的故事、动人的场景,串起沣东新城深入实施“三问三解”,为民解困、为民谋福的点滴。

本报讯(通讯员 杨春燕)“老杨啊,我们给你买了副轮椅,明儿给你送过去。”接到这个电话,三桥街办聚驾庄村村民杨军建一时有些“懵”,挂了电话他才想起来,前几天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城管执法分局工作人员来走访,他随口提了一句“有轮椅出门方便些”。

这个消息让患有小儿麻痹症、拄了几十年拐棍的杨军建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。对于这个一家生计主要靠补鞋,月收入只有一千元左右,还欠着几万元外债的六口之家来说,轮椅实在是一件“奢侈品”。

“随口提了一句话,没想到你们这么上心,真是太感谢了。”第二天下午,杨军建坐在崭新的轮椅上,乐呵呵地说。“老杨,你有啥需要解决的问题就说,能帮得上我们一定想办法给你解决。”沣东新城城管执法分局直属大队队长周伟拿出一张表递给杨军建:“你看,咱俩可是‘一对’,就甭跟我客气了。”

在这张“结对帮扶表”上,沣东新城城管执法分局的每一个科室、执法队都以“民生问解员”的身份对应着一个帮扶对象。城管执法分局直属大队的帮扶对象就是杨军建,所以周伟作为直属大队的负责人,才跟杨军建有“一对”之说。

“民生问解员”是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实践“三问三解”活动中创新推出的举措。管委会、集团公司领导,处级干部及大部分基层干部以“民生问解员”的身份,包抓街道和联系一户帮扶对象,做辖区内群众的“服务员”。

“民生问解员”得到了沣东新城管委会各部门、集团公司、托管街办的一致响应。笔者在沣东新城管委会的“民生问解员”结对帮扶表上看到,管委会明确规定以“民生问解员”身份与村、社区或家庭、个人结对帮扶的干部达到100多人。他们每个月至少要到挂钩贫困家庭家中进行1次走访座谈,每月至少与贫困群众进行1次电话联系,年内帮助贫困群众解决1—2个实际问题。

为确保“民生问解员”取得实效,沣东新城确定了这样的原则:“民生问解员”要从帮扶对象的最迫切、最现实的需要出发,做好政策宣传、创业引导、困难救助、设施改善、民生实事等,切实做到帮生活解困、帮维权解难、帮创业致富。而“民生问解员”的工作态度、作风和成效也均被纳入个人和部门的年度目标考核,按工作成绩和群众满意度给予表彰或通报批评。

笔者注意到,管委会和集团公司领导所对应的结对帮扶对象,均为本人或家庭成员身体有残障、家庭条件特别困难的群众,“越是困难的家庭、个人,越要由主要领导干部帮扶。”

沣东新城管委会相关人员介绍说,这样安排一方面是要让主要领导干部起到表率作用,真正从上而下把民生问解活动做出实效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这些家庭的帮扶,有时需要有一些有针对性的政策,在这一方面,主要领导干部可以当场“拍板”。

“‘民生问解员’不是简单的慰问、帮扶困难群众,这只是问解工作的一部分。更重要的是站在自身的工作岗位上,切实帮助群众解决实在的问题,拿出能够惠及多数群众的办法和举措。”沣东新城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沣东新城在制定方案时,就把注重实效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要求“民生问解员”立足工作实际,结合职能特点,着力解决问题,防止走过场、力戒形式主义,以实实在在的成绩取信于民。

笔者在采访中发现,这一原则同样成为各部门、街办开展民生问解工作最重要的信条。如沣东新城城管执法分局在为杨军建送去轮椅的同时,也将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带了过去:沣东新城城管执法分局正在“寻摸”一块地方,给像他这样身有残疾、家庭困难的个体者开一片“绿色市场”,让他们有摊位、有场所进行合法正规经营。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慰问和帮扶只能是治标不治本,必须给困难的群众寻找一条能够自食其力的生活途径。”周伟说。

这样的例子在“民生问解员”中并不少见。小到一名群众、一个家庭,大到一个村子、一个社区,沣东新城的“民生问解员”活跃在区内的基层,问民忧、解民愁,用实际工作践行对群众的承诺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除了沣东新城管委会层面明确的问解员外,各部门、各街办也在各自领域内将这项制度下延,成立了本部门、本单位的“民生问解员”队伍。“去了哪里,了解到什么问题,解决了什么问题”成为同事之间谈论最多的话题,每一个干部员工以做群众的“服务员”为荣,沣东新城各级机关里形成了“人人是民生问解员”、“人人争当民生问解员”的良好氛围。

(本文来源:西安日报 )